首頁->《魔幻叢林系列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打噴嚏 打噴嚏牢騷

作者:Giddens



    詳細閱讀過精華區的人都知道,老納在寫功夫時,就非常喜歡看電影蜘蛛人的預告提振精神,希望自己的創作能夠帶給大家同樣的感動(指預告,不是電影本身),蜘蛛人的預告配樂甚至現在都還在老納的電腦桌面上,隨時來上一下,全身的毛細孔都會打開。

    後來老納跟毛毛狗終於去看了蜘蛛人的首映,劇中有個經典畫面,主角彼得在大雨中穿著蜘蛛人緊身衣,倒掛與女主角接吻。

    聽說還得了當年MTV電影大獎的最佳螢幕接吻鏡頭。

    當時在座位上的老納內心相當興奮,因為有個絕佳的靈感撞進了老納的腦袋:「彼得在憂鬱個屁啊?若有人的情敵是蜘蛛人,那才叫倒楣咧!」

    一瞬間好多想法一齊撞了過來:「如果我的情敵是個超人之類的城市英雄,我該怎麼辦?想辦法變成另一個英雄麼?」

    然後老納看見一個平凡的可憐男孩,在大雨中放風箏,身上吊著一大堆藥水,想要藉閃電轟擊自己,變成閃電俠或能源系的超人;然後又看見一個男孩聽說哪裡有一隻很凶的、有狂犬病的大狗,然後跑過去跟他打架、逼他咬自己等等。

    一切都只為了讓自己在愛情的位置跟情敵平等。

    「多麼棒的點子啊!」老納在戲院椅子上爽得發抖,出了戲院,跟毛毛狗到停車場牽車時,連結局都想好了。

    男孩一天到晚跟在女孩子屁股後面,女孩子有些煩,但有一天惡魔黨的人搶劫女孩,男孩挺身而出,用生命救了女孩子一命,而一天到晚忙著拯救整個城市的超人男友根本就不知道等等。

    是個感動的中篇故事,故事的概念正是「專屬超人」。

    當時覺得故事力道還不太夠,只是在男孩努力想倚靠漫畫中提到的方法變成超人的過程很有趣味,加上有一份超級巨大的自信:「Giddens,當你真的敲下鍵盤的時候,整個故事又會飛到像你寫的那樣!」於是,寫下了打噴嚏。

    一開始利用了大騙局開場,第一回裡的美好畫面大概扼殺了很多人看故事的趣味,實際上不倒人義智早就倒了,心心姊姊對著一團空氣講話的原因,不過是她打了個噴嚏,覺得令她過敏的義智一定在身邊罷了。

    而打噴嚏一開工後幾分鐘,老納決定以孤兒院為背景後,又臨時加入了建漢這個角色,然後又臨時將女主角心心的年齡提高,變成姐弟戀,因為老納沒寫過女生很會照顧小男生的這樣的「照顧/倚賴」關係,也從沒寫過「好友/競爭」的劇情,雖然建漢跟義智兩人的競爭關係不管怎麼看都相當美好,畢竟老納篤信美好的人性就在我們左右,何況是在熱血澎湃的Giddens小說中,友情總佔有一席之地。

    然後亂加了clothing擔任可洛一角,這跟以Mkight為藍本設計的心心姊姊做了個小跟班關係,也強化了心心姊姊是個超會照顧人的角色(忘了幾歲的心心姊姊抱著還是嬰兒的可洛坐在樓梯)。這也是個驚喜,也為提早退出的建漢找了個好對象。

    閃電怪客堪稱是個大驚奇,他原本根本不存在故事中,這四人到後山去,原本只是遭遇亞理斯多德,種下日後義智到後山找他單挑要超能力的好笑劇情,但靈機一動之下,閃電怪客出現了,也帶出「老英雄/遺忘失落/自我追憶」的劇情關係,不過他的出現也讓老納害怕了一下,因為有點像是功夫裡的師父角色,眾人關係也很類似,在行筆之間常常有「各位觀眾,請不要以為老納又般出老把戲了!」的恐懼。

    老納的特異功能就是,每出現一個人物,名場面幾乎就會同時誕生,閃電怪客一出現,老納的腦袋裡就出現他最後用閃電雙龍閃一次幹掉一大票怪物的畫面,還不時掛在嘴邊跟好友阿和說。

    然後是布魯斯,他的出場也是老納行文到拳擊訓練場時才意外產生的,主要是讓大家開心用的(大笑),而且老納也不想設計一個拳擊通擔任義智的助手,免得老納需要鑽研許多術語跟拳擊戰略。「靠!力量大的才會贏!」布魯斯這樣鬼吼時,不是很簡單又美好麼!

    不過打噴嚏最令老納噴淚的一點,當然是「所有的巧合串連在一起時,就不再是巧合的集合而已,而是命運」這樣的想法,這種設計支撐了整個打噴嚏的劇情,但它偏偏是打噴嚏寫到1/3時才出現的,堪稱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醞釀,說到底,老納全神貫注在搞一個故事時,迸發出好東西也是很合理滴。

    為此,老納埋下很多很多的伏筆,包括義智並不熱衷打拳擊(目的是愛情,不是不合身的腰帶),在練那最後一拳時也對自己頗不以為然,直言「不知道為什麼要一直練,但就是不由自主地一直練」,且「搞不懂自己的身體竟然撐住了嚴苛了的練習」,還「真的練成了不可思議的那一拳」。

    所以那一拳的力量請不要拿「凡人的極限不可能達到」來思考,因為那一拳就是義智所有的命運,他鍛煉再三都是為了進去孤兒院,打爆居爾的腦袋,救了心心!

    這種「所有劇情都串連在一起,只為了最後一刻的揭曉」的構思,做到最厲害的人莫過於「靈異第六感」、「unbreakable」、「靈異象限」的導演,他屌,老納希望慢慢追上,每次看他的電影都會有「好屌!你好屌!」的讚歎。

    又,居爾不畏懼閃電怪客的理由,跟魯夫不畏懼艾涅爾的雷擊的理由一樣,大抵是英雄所見略同,因為老納想要讓義智「打壞一個超硬的東西」,所以想到強化玻璃跟金屬,然後聯想到閃電怪客,於是扣掉金屬,剩下死玻璃。

    最後,老納很愛亞理斯多德,他是條好狗。

    也希望,義智下輩子能夠快快樂樂,找尋到另一段美好的愛情。

    一直很想說這件事:)

    每個人看待愛情都有自己的調調

    老納最愛的愛情藏在一種飛蛾撲火的美學裡

    當孤注一擲時露出的笑容既悲傷又燦爛萬分

    如月老如打噴嚏堪稱是老納這類的代表作

    又如果給淵仔一個機會他當然也會擋在乙晶面前用最單純的崩跟h先生死鬥吧(猜)

    這樣的愛情美學跟熱血分鏡很自然黏在一起是講究效果的

    因為老納目前還不太能接受「看完這篇好文,內心有種淡淡的憂傷」這樣優雅的共鳴

    老納期盼的是濃郁的味道一種結結實實的撞擊感一種讓呼吸暫停兩秒的感覺

    所以當老納寫到「居爾,你跟拳王一樣高呢」以及「那只曾經叫做亞里斯多德的肥狗」時

    老納自己可是哭得亂七八糟的

    (你知道老納最近在街上走路時,自顧自揮了幾次那最後一拳麼:——)

    而當打噴嚏專業的閱卷人員毛毛狗看到結局一半在老納的臉上留下鹼鹼的吻時

    老納才放下心來想來這個故事還不錯(汗)

    以後希望也必然會嘗試其他的愛情美學或試著以女孩的立場來描述愛情(顫抖)

    畢竟老納的愛情小說(謎……打噴嚏是否是愛情小說?)的讀者好像也以男生為多

    希望未來砥礪自己更進步的同時能騙到更多小女生敲下空白鍵:D

    最次謝謝大家跟老納一起抱抱:D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